首页 > 文章 > 思潮 > 思潮碰撞

刘雪峰:“体制外”的困惑一一从《卯公文斋》被冷落谈起

刘雪峰 · 2021-02-25 · 来源:乌有之乡
收藏( 评论() 字体: / /
“是潮流还是逆流,只有站在历史的高度才能分辨清楚。我曾在书中说过:当今这些“新思想”、“新思潮”没有半点新东西,无非是重复过去的老调,演绎昨天的故事。

  “体制外”的困惑

  一一从《卯公文斋》被冷落谈起

  《卯公文斋》是我近些年来的主要著作。对它,我既付出了艰苦的努力,也曾寄予厚望。

  可是事与愿违,此书并没收到预期的效果。除了几位老朋友礼节性的给我一些赞赏(安慰)外,很多读者保持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!这和以往几部书的反响有天壤之别。记得当《尘封的记忆》和《卯公诗钞》面世后,除了一片贺彩、叫好声,还有不少人写了评论文章,或在网上推介,或在他们的著作中加以引用。谁料我最费心血的力作,却反响了了,实在不可思议。

  后来我有意征询一下意见,才得知个中缘由。过去我曾自嘲“叔叔不亲,舅舅不爱”,如今这部书说不定还会让我里外不是人呢!

  因为我不承认“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”还是社会主义,有人说我:“还是极左”;因为我承认在文化大革命中确实犯了“极左”的错误,有人说我:“自我否定”;当然更多的人看到我对西方的“体制”、“民主”坚持批判的态度,认为我跟不上时代潮流,说我“唱着挽歌,意在招魂!”

  其实,当这部书完稿后,我就感预到有这种可能,所以在本书《结语》中最后写道:“不管怎样,我也要让世人知道:无论有中国特色的新思想多么美好,也无论美化西方的新思潮多么时尚,在当今中国,还有这样一些人,至今仍是那么固执、保守和思想僵化!”

  这使我想起文革后期,已经隐约看到了未来的命运,有位老同学规劝我:“要识时务,别再斗了。”为此我们俩进行一次长谈,后来我把它写在一篇[回忆与述评]里了:

  一一“我是按照这样一种逻辑思维,来做出判断和抉择的:不搞马克思主义,不实现生产资料的公有制,就会产生剥削,劳动人民就不可能真正当家作主;不和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作斗争,党就会变修,社会主义江山就会改变颜色;而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,正是为了捍卫马列主义,为了反修、防修;当前斗争的实质,就是围绕着肯定还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一场较量。为什么我还这么干,这就是全部的理由和根据。

  我滔滔不绝地阐述着自已的观点,老同学并没有被我的革命热情所感动,他却冷冷地说道:“共产党一直不得意你,你还总往上贴乎;六千万中共党员的事,还需要你去劳神吗;变不变修关你个屁事一一自作多情!”

  这位老同学的嘴也太损了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着实说到了我的痛处。

  我又发表了我的看法:“你说对了,我还真为中共的前途、命运担心。别看六千万党员,懂马列的能有多少;懂马列的人中,信马列的又能有多少;信马列的当中,敢于捍卫马列的又能有多少?六千万正是中共的悲哀,假如是六百万,情况也许比现在会好些;如果发展到六个亿,中共也就该消亡了……”

  他打断了我,说:“我没时间和你谈这些。我只担心你个人的前途和命运。”接着他又说:“看来你的观点一时难以转变,不过我还是奉劝你几句:请你想想后果,不想自已也得替你的老婆和孩子想想!”

  我还是不甘示弱:“一切都无所谓!”最后还引用了泰西的格言:“牺牲个人,以为社会;牺牲现在,以为将来。”结果和这位老同学弄个不欢而散……”(见《尘封的记忆》[上]第274~275页)

  可见,我这种思想观念已经根深蒂固,不但不能改变,反而越发坚定了。

  前不久,一位在黑龙江知名的公众人物对我说:“你是文革的牺牲品,向来又富有民主思想,也一直受到当权者的排挤和打压。按理你应当从过去的阴影中摆脱出来。想必你在网上也会看到,民主的思潮势不可挡,专制体制是逆历史潮流而动,民意不可违啊……”

  我说:“是潮流还是逆流,只有站在历史的高度才能分辨清楚。我曾在书中说过:当今这些“新思想”、“新思潮”没有半点新东西,无非是重复过去的老调,演绎昨天的故事。

  所谓民意,那些在网上叫得欢的“精英”和“公知”们,无论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,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代表一部分人的观点而已。真正的民意不在网上,而在民众心中,在那些不上网甚至不会上网的广大民众心中……”

  他又说:“你既反对改革开放,又不赞成西方的民主政治,是不是希望回到从前,回到毛泽东时代啊?”

  我说:“这是一个伪命题。谁都知道,历史永远也不会回到从前。我既不反对改革,也不反对开放,我只是反对资本主义复辟!因为,不完善的社会主义,终究比掛羊头卖狗肉的假社会主义要好!”

  他说:“真的也好,假的也好,只要是社会主义,都是专制体制!一部共产主义运动史,就是一部血腥的暴力史……”

  我打断了他:“难道资本主义的发展史不也是如此吗?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手段,历来都是通过暴力。暴力在一定历史时期,正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。欧洲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,不也是把国王推上了断头台吗?真正罪恶的、血腥的暴力,正是资本主义干的。今天西方文明的绅士们不要忘了,你们的先辈们都做了些什么:贩卖奴隶、屠杀北美土著印地安人、海盗式的侵略和掠夺,哪个不是暴力?所以我在《圆明园随想》一诗中说:

  “世人应悟彻,

  千古盗匪篇:

  西方文明史,

  缘自于野蛮!”

  他又说:“现代西方毕竟是法治社会,它的普世价值观,是最具人性的……”

  没等他说完,我抢着说:“得了,西方的人性和我们如今的改革一样可笑。听着受听,越品越不是味儿!在美国的街头和地铁站有那么多的流浪汉;黑人和有色人种一直受到歧视;在阿富汗、伊拉克和叙利亚发动战争,造成数百万难民……这就是美国的价值观和人性?

  我们这些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的共产党人,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大搞私有化,让官二代、红二代聚敛了大量财富,形成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。与此同时,却让数千万工人下岗失业,退休后在双轨制下也是低人一等。至今那些一心为民的人民公仆们,连个人的财产都不敢公布,还怎么取信于民哪!可见,西方的“人性”和我们如今的“改革”同样都那么虚伪,终究有一天会成为历史的笑柄!”

  我发现他对我最后这番话还表示赞同,就归结性地说:“这也正是我的困惑之处。”他笑了笑说:“所以也注定你这辈子就是位叔叔不亲、舅舅不爱的角!”结果,我们的谈话又是一次不欢而散……

  垂暮之年了,该是黯然谢幕的时候了。看来在我死前,这困惑还将继续困惑下去,这扭曲还将继续扭曲下去……

  2019年12月20日

  于海南老城

  (转自《扭曲的人生》第六部分)

「 支持乌有之乡!」

乌有之乡 WYZXWK.COM

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。
帮助我们办好网站,宣传红色文化!

注: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,侵删!
声明: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——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:朱旄

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(wyzxwz1226)

收藏

心情表态

今日头条

最新专题

抗美援朝70周年

点击排行

  • 两日热点
  • 一周热点
  • 一月热点
  • 心情
  1. 华西村,不该被曲解
  2.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,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?
  3.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
  4. 老田:对1975年派出“割尾巴工作队”的粗略梳证
  5.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
  6. 五评胡锡进:要什么样的“中国崛起”?
  7. 必须充分意识到: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!
  8. 我们不做新闻,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;别问真假,速转就是了!
  9. ?王成是逃兵?网红@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,抓起来审审吧!
  10. 被贱卖的稀土
  1.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“最高指示”
  2. 中共的另一面,让有些人胆寒!
  3.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
  4. 【愤怒】“央证公开课”公开侮辱毛主席,他们是什么鬼?
  5. 他是统战高手,为我军带来33个团,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
  6.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,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
  7.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
  8. 老田|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:从《周传》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
  9. 戈尔巴乔夫,竟还不忘指点江山
  10.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,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,事情真相如何呢
  1. 历史文献: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
  2. 张文茂: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?
  3.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“最高指示”
  4.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!
  5. 他们到底怕什么?
  6. 公知的哀叹,30年启蒙都白做了
  7. 闹剧不断——“茅台贫困户”果然是全村首富!
  8.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:方方的朋友圈,一手遮天!
  9. 张文茂: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?
  10. 潘家干净吗?
  1. 罗援:今天,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!
  2. 张志坤:展望中美关系“重回正轨”的那一天
  3.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“最高指示”
  4. 学习党史,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
  5. 毛主席女婿、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
  6. 【愤怒】“央证公开课”公开侮辱毛主席,他们是什么鬼?
蓝月亮精选料免费大全,香港四肖中特期期准精选,四肖八码香港资料期期准,香港全港四肖八码精选资料,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下载,